• <th id="0wwfw"></th>
            <tbody id="0wwfw"><pre id="0wwfw"></pre></tbody>
              1. “時代楷模”黃大發:我的初心與使命

                發布時間:2019-07-22 14:59   來源:貴州日報  

                  

                  黃大發

                  我是來自遵義市播州區大山里的一名農村老黨員,我始終記得我入黨時的誓言。只要我還有一口氣,還能為群眾做一點事,一定不辜負黨,不辜負人民。共產黨員要做帶頭人,要做先鋒模范,才能得到老百姓的信任。入了黨就要勤勤懇懇、踏踏實實,以身作則,不怕苦,不怕累,不能忘了黨員的初心和使命。

                  今天,我想從我們團結村草王壩為了吃上大米飯,幾十年修成大發渠引來干凈水的故事開始,從三個方面來講我的初心和使命。

                  讓草王壩人過上好日子,就是我的初心

                  “山高石頭多,出門就爬坡,一年四季包谷沙,過年才有米湯喝。”在我們草王壩流傳的這首山歌,是1995年前的真實寫照。因為沒有水源,石漠化極其嚴重,草王壩吃水難,全村老少守著一口望天水井不分晝夜排隊挑水,接一挑水要等一個多小時;種水稻就更難,望天水根本打不起田,地里只能種點包谷、紅苕和洋芋,我們只能吃包谷沙飯。

                  我自幼父母雙亡,四處流浪,吃的是百家飯,是鄉親們養育了我。1958年,鄉親們推舉我當大隊長,我不想自己再餓肚子,也不想看到鄉親們再受饑餓之苦,我那時就認準一個道理:只有改變,家鄉才有出路。

                  1959年,是我們國家“三年困難時期”的開始,那年我24歲,在那樣艱難的情況下,我們草王壩大隊完成了6萬斤糧食的征購任務,當時在楓香區(屬原遵義縣),只有我們完成了這個數目,因此得到了全縣的表彰。我的工作也得到了鄉里黨組織的認可,鼓勵我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然而,我沒有讀過書,大字認不了幾個,更不要說寫入黨申請書了。我只好把內容想好,請教書先生幫我寫下來,這才把入黨申請書遞交給了組織。

                  當年11月,我在當時的野彪鄉黨委書記蔡銀成和野彪鄉人民公社社長袁正倫的見證下,舉起右手、握緊拳頭,面對鮮紅的黨旗,莊嚴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因為不識字,宣誓時,我是跟著念之前就請人教我背會的入黨誓詞。

                  入黨后,我就想為大家做好引水、修路、通電這“三件事”,盡快改變草王壩村貧窮落后的面貌。也就從那時候起,直到修好了渠、引來了水,生產生活條件得到改善,我才稍微心安了些。

                  修渠引水通路通電,就是我的使命

                  貧窮是草王壩的頭號敵人,缺水是草王壩最大的窮根。為了盡快消滅這個敵人,拔掉這個窮根,我們沒有少費心思。離草王壩不遠的野彪村有條水溝,一年四季水流不斷,肥水流不進草王壩,只能“干瞪眼”。如果能修一條水渠,把水引過來,就能解決全村人畜的飲水和灌溉問題。

                  60年代初,我們把修渠計劃報給政府,得到了支持。我就帶領村民開始了第一次修渠,也就是當年的“紅旗水利”。不懂技術,我們就豎起竹竿,兩邊人用眼睛瞄,看是不是對齊了。窮,買不起水泥,我們把黃泥巴當成水泥用,洪水一來,幾下子就把溝渠沖垮了。

                  雖然第一次修渠失敗,全村人的辛苦泡了湯,但在靈寶山中部的山崖中,我們鑿通了一條120多米長、1人多高的隧道。雖然沒有引來水,但隧道成了野彪和草王壩之間來往的路。

                  第一次修渠修了10多年,村民們心灰意冷,但我沒有放棄。1989年,我向組織申請到楓香水利站以輔導員的名分跟班學習三年,就是想從零開始,掌握修渠知識、學會開鑿技術。1991年底,我再次向上級爭取修渠項目,前后跑了縣城6次。有一次,我走80多公里山路,到縣水利局找到黃著文副局長,當時我穿的是件單衣服、一雙前面破了洞的解放鞋,臉凍得發青。黃著文同志感到十分心痛和驚訝。在他的幫助下,修渠工程得到立項。縣政府撥付6萬元現金和38萬斤玉米折抵為工程款,幫助修水渠。

                  1992年初,我再次組織修渠時,我舅公還說:“大發呀,你要是能把水引過來,我手板心煮飯給你吃”。群眾不理解,親朋不相信,我只有立軍令狀:修不通,我拿命來換。

                  我們的引水渠必須穿過一個300多米的絕壁,為搞好規劃測量,只能把人拴著從山頂上放下去。誰下去,大家都很猶豫。情急之下,我說:“讓我先來!”我把繩子拴在腰桿上,村民們拉著繩子慢慢往下放,看到我都下去了,幾個年輕的小伙子也跟著一個個從懸崖上滑下來。經過3個多月時間,我們完成了大土灣巖、擦耳巖、崖灰洞巖的測量工作。

                  修渠能不能成功,攔路虎在最危險的擦耳巖。我和鄉親們憑著智慧和勇敢,硬是靠風鉆、鋼釬和二錘在離地面近300米的懸崖上,花了10個多月,開鑿出一條170米的水渠。總長500米的三段懸崖,開鑿水渠用了我們兩年時間。

                  1995年,祖祖輩輩期盼的水渠終于竣工了。端午通水那天,草王壩人殺豬擺席歡慶。利用充足的水源開展“坡改梯”,我們新增稻田480畝,從此,有水喝了,有米吃了,我們的溫飽解決了。

                  有了白米飯,還得解決路的問題。當時的草王壩,通往外界的只有一條黃泥巴小道,村民外出要趟過兩條河,翻過一處懸崖。一發大水,村莊就成了孤島。沒有路,僅能解決溫飽,無法發展。我就把修一條像樣的公路作為要辦的第二件大事。

                  1995年春節剛過,我就跑到縣城,申請修建團結村的通村公路。在上級黨委和政府的關懷下,縣里專門安排補助資金用于購買修路的炸藥等。于是,我又帶領大家像當初修渠一樣,投工投勞修路,每天100名村民上工,大家齊心協力,4公里的通村公路很快鋪通。路剛通的那一陣,全村老老少少,帶著家人朋友在路上跑來跑去,歡聲笑語一片。

                  公路通了,接下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通電,得讓大家過上敞敞亮亮的日子。1996年,村里啟動通電工程。我組織大家湊了1萬塊錢。為節約電桿錢,每2戶村民“承包”一根電桿,上山砍樹;一圈上百斤重的電線,村民挽在肩頭往前拉……通電那天,大家都通宵開著燈,高興得睡不著覺。

                  一起奔小康,就是我們共同的心愿

                  我在村里干了40多年,當了40多年村干部,最遠就到過幾次縣城。2015年1月,我80歲生日時,縣鄉兩級有關部門專程帶我去貴陽參觀,了卻了我想去省城看一看的心愿。到了貴陽,我提出先去看看省委大院,再去看看省政府。省委門前,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我內心無比激動。我默默對自己說,承諾村民的三件事都實現了,我可以交卷了。前些日子,還有人問我:你都80多歲了,早已卸下村支書的擔子,為啥還在不停為家鄉發展奔走?我說:共產黨員就是要干一輩子,不能只干半輩子。過去、現在、將來,都要做出個樣子。

                  當前,全省正決戰脫貧攻堅,縱深推進農村產業革命,對我們團結村來說,這也是一場硬仗。雖然我現在精力跟不上了,但是我不能退,這場戰斗,我雖然不能沖在前線,但是我要給年輕人吶喊助威,要給他們鼓勁加油。讓我欣慰的是,團結村新一代黨總支班子,在中央、省委的號召下,鉚足干勁,挽起褲腳,擼起袖子,踏上了新的長征,朝著全面小康的大道大踏步前進。

                  前段時間,我聽總支書記王朝海講,今年底,團結村要脫貧出列,全部貧困人口都要清零。我聽了激動萬分,千百年來想都不敢想的事,在我們偉大的黨的領導下,馬上就要實現了。(貴州日報當代融媒體記者 劉杰 整理)

                  責任編輯:王羽峰(實習)

                迅彩彩票注册